你是否經常需要依賴其他人、獲得他人的肯定才能擁有安全感和快樂?這次節目我們邀請了一位來自澳洲的部落客vita,她的童年經歷讓她在成長過程的所有關係中,都難以獲得安全與安定感,甚至經歷過深愛的靈魂伴侶自殺等傷心的故事。後來在一次差點與老公離婚的經歷之後,讓她頓悟到愛自己的重要,把焦點轉移到自己身上之後,成功修復與老公之間的關係,甜蜜穩定維持到目前16年的婚姻!透過這集Vita的故事分享,你會發現許多我們生命的痛苦,都來自於我們自己尚未修復與療癒的課題!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Vita如何能真正獲得幸福感情的經歷故事吧!

Vita的不安全感,來自小時候與家人分離的記憶

我以前不知道自己是一個沒有安全感的人,直到20幾歲,認識我人生中的一個貴人-Michael,他有天說想聽我從出生後的第一個記憶,到現在的所有成長故事。
我開始和他分享最初的記憶:我躺在床上聽著外公用日文唱搖籃曲、講古給我聽。小時候媽媽很忙,上班前會把我們交給外公外婆帶,我總是跟著外公的貨車,到處去送貨。下午下工後,外公會騎野狼125載我跟弟弟去八卦山上畫畫或是坐遊樂器材,我每天都被寵的像公主似的。直到11歲那年,外公因為家裡的事必須搬到台北住,半夜裡外公坐在搬家貨車裡要離開,我永遠記得我在卡車後面,一直哭,一直追趕,一直喊著:「阿公不要走!」那是我第一次深刻地體會到我必須與所愛的人分開,而黑夜分離的情景也一直烙印在我的記憶裡,好像一直抹去不了。

離開阿公之後媽媽接我回家裡住,我常看著媽媽對弟弟妹妹們親親抱抱的,但對我卻很生疏,總覺得我並不屬於那個家。每年寒暑假,媽媽會帶我們三姊弟去台北找外公,在火車上,媽媽永遠讓我去坐另一邊,她跟弟弟坐,手中抱著妹妹。當時我幼小的心靈並不會理解因為自己是老大,而弟弟妹妹還小需要照顧,所以我把受傷的心靈理解成:『我太優秀了,你們配不上我。我是外公的小公主,你們什麼也不是!』我默默在內心築起一道牆,像受傷的刺蝟一樣用尖銳的刺保護自己。

之後每到寒暑假結束,爸爸便會開車上台北把我們從外公家接回彰化,回家的路途上我總會看見傍晚的景色,所以我曾經非常討厭在傍晚坐車的感覺,因為那是一股強烈的『被愛的人遺棄、愛的人終究會離開我』的不安全感!在往後幾年中,我出國念書交的男朋友也幾乎每一個都是遠距離,甚至連我的幾個閨蜜,都會莫名被外派到別的國家,在在驗證了:『愛我的人都終將都會離開我。』這樣的人生劇本。

你餵養心靈什麼,身體會記憶

前陣子PeiPei在女子健心療書會中分享過的書『遇見未知的自己』內容提到:「如果你不斷重複做某件事情,從生理學上來說,我們某些神經細胞之間會建立起長期且固定的關係,比方說你如果每天都在生氣感到挫折,每天都覺得很悲慘痛苦,天天都在重複為神經網路接線和整合,這就會成為你的一個情緒模式。當我們在身體層面或是大腦層面產生某種情緒或感受的時候,我們的下丘腦會馬上組成一種化學物質叫做胜肽,它會隨著血液跑到身體的每一個細胞,被細胞週邊的上千個感受器接受,久而久之這個感受器就會對某種胜肽有了特定的胃口,會產生飢餓感。以至於如果你很久不生氣,你的細胞會讓你產生生理需求,想要發脾氣!」所以Vita長期不斷對著自己說的那句話:『愛我的人都終將都會離開我。』就是給身體餵養了不安全感,導致Vita在往後的親密關係中,總是會不自覺地想找尋這樣不穩定的關係。

反覆對自己說同一個故事,多年下來就會成為事實。所以不能太依附某一版本的身份認同,想要進步就要有意識捨棄不能幫助你的信念,持續編輯與修訂信念,升級並拓展身份認同。

-《原子習慣》

曾經的感情黑歷史

『愛我的人都終將離開我!』這句話,讓我產生對每一段感情都抱持著強烈的依賴冷漠地抽離兩個極端的情緒!

年輕時候我在台灣的職場可以認識很多國外的工程師,加上我的英日文還不錯,下班的時候總是跟一群人外國人出去開趴,去酒吧喝酒。但回想當時的場景很奇特,當一群人在我身旁跳舞、飲酒作樂,我卻一個人選擇坐在吧台,讀著村上春樹的書!他們總是不斷想辦法逗我笑、讓我開心,但我卻表現地非常冷漠,害怕他們看到我其實很孤獨的感覺。然而每個夜晚,我又會選擇對我最鍥而不捨的那個人一起共度,我並不是因為想跟他們上床發生關係,而是覺得自己其實像是一隻孤單的流浪狗,只是想找到一個有溫度的暫時避難所。我覺得我很幸運的是,在那幾年裡我遇到的每一個人都很善良,但我也很抱歉利用了他們的善良。

因為我無法相信自己可以擁有幸福,甚至覺得只要愛上的人始終都會離開我,所以我會同時跟很多個人交往,因為一個走了,又有另一個可以替補,就是一種流浪狗到處找寄宿家庭的概念。而且我會刻意選不同國籍,所以他們基本上都不知道彼此的存在。我甚至明明知道有些感情是沒有結果的,我還是會意無反顧往裡跳!印象最深刻的是,其中一段感情是明明知道他終究會回到自己的國家,我們沒有未來,也知道他會離開的日期,我還是會像飛蛾撲火一般,一無反顧地用盡全力與他相愛。當時這段感情被其他兩位男友知道了,他們不但沒有生氣,還衝到台灣跟我求婚,但都被我拒絕了。也可能是因為我相信自己就是註定無法與相愛的人共度一生,潛意識中害怕跟他們結婚之後會再經歷分開的痛苦,所以寧願拒絕也不想承受失去幸福的風險。

與交往6年的靈魂伴侶生死離別的故事

我那樣不斷折磨自己的方式,就像一個虔誠的信徒,會拿著鞭子鞭打自己一樣,認為一切都是自己應得的,而把自己折磨到最高點的時候,是我遇見了一段六年的關係,他也曾是我的靈魂伴侶。我們是在工作職場上認識的,他是一位大我16歲的義大利人,交往過程中他總是會不斷逗我笑,對我塞很多的蜜糖,讓我陷入熱戀不可自拔。交往一年之後,我才知道原來他有一個孩子,孩子的媽媽是個韓國人,他們沒有結婚,當時他原本要跟小孩的媽媽分手,但對方卻隱瞞了懷孕的事,逼不得已只好把小孩生下來。
就這樣,我們在一起六年的時間中相愛的非常辛苦,每次的相聚都是如此珍貴,但分離時又十分痛徹心扉。直到有一天他本來已經打算飛回義大利和那位韓國媽媽做一個了斷,結果我突然在上班時接到靈魂伴侶的電話,他大哭著說他做錯事了,他不小心又讓小孩的媽媽懷孕了!我當時聽到的時候只有一個念頭:「看吧,愛我的人終將會離開我。」六年了,我真的沒有辦法再這樣繼續下去了,於是我和他提了分手。當時他不斷地電話裡哭喊,說要馬上搭飛機來台灣,願意為了我放棄一切!我後來打電話給那位韓國媽媽,告訴她:「請你趕快阻止他,我必須要繼續我的人生。我也希望你們可以找到和平相處的方式,我祝你們幸福。」

在那件事之後,我們很久沒有聯絡,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打電話給我說:「今天是義大利的婦女節,照理我必須要送一朵黃色玫瑰花給最愛的女人。我唯一能想到的人就是妳。」我告訴他自己已經結婚了,也即將搬到澳洲,希望他可以好好地過下去,我祝他幸福。在搬到澳洲兩年後,有天我收到我與靈魂伴侶的共同韓國朋友的E-MAIL,在信中他提到:我的靈魂伴侶自殺了!在靈魂伴侶知道我結婚後,他把韓國朋友找到義大利作客,並莫名其妙交代他,要好好照顧他的孩子還有韓國媽媽,不久之後就結束了生命。

剛開始的頭幾年,我不常想起他,但每次只要偶爾想起,深沉的傷痛感就會再度升起。直到多年後透過一些靈修老師的帶領,我在一個午後坐在客廳冥想並對空中跟他喊話,我跟他講了很多的話,但每一句話都是感謝,都是祝福:『我感謝他曾經帶給我的快樂,帶我旅遊了世界上那麼多國家,我瞭解他的痛,也知道他已經做了選擇,但我祝福他的靈魂,我現在很好,希望他可以安心離開。』神奇的是,我當時聞到了一陣非常熟悉的古龍水味,那是他身上的味道。當時我覺得很感動,因為我知道他已經接收到我的訊息,也真正安心地離我而去了。

如此沒有安全感的Vita,如何能穩定經營16年的婚姻?

我現在的老公是我的舞蹈老師,我們經歷過如同偶像劇情節般的相識過程,起初我們都互看不順眼,但彼此心中又十分在意對方,自從在某次森巴舞會酒醉時接吻,之後就再也沒有分開過。我們交往七個月之後,我就嫁給他跟他回到澳洲,因為他是第一位我覺得是會說到做到的男人,決定結婚也是因為覺得自己這一隻流浪狗,終於找到永遠的家了。在跟他回澳洲後,我一開始有非常嚴重的文化適應困擾,比如說我不習慣他跟女生跳舞的方式太靠近,也無法忍受西方人熱情的相處模式。久而久之,我們之間的爭吵越來越多,他也發現我對他越來越依賴。到澳洲不到三個月,他就告訴我:「你給我滾回台灣,我要離婚!我愛你,但你休想改變我!休想奪走我熱愛的莎莎舞!」也因為我每次舞會就會吃醋,我對莎莎舞的愛轉為恨,甚至只要聽到拉丁音樂,就會全身不舒服。然而最後他還是放棄了他最愛的莎莎舞,我也繼續留在了澳洲。

之後我們維持著看似穩定的關係,突然有天他跟我說:『我想要離婚。我愛你,但我不確定我是否還愛你。我發覺連我自己都不快樂了,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讓你快樂?所以我想要去西藏!』雖然我一直在哭,但是當他說要去西藏的那一刻,我還是撲哧一笑了,因為我知道他是一個不能容許自己一天沒洗澡,或是一樣東西吃兩次的人。我回他:「好啊,你去吧!這樣我也不用一直煮飯給你吃了,我省的輕鬆!而且你的快樂對我來說很重要,就算你去西藏回來之後還是想跟我離婚,那就離吧!我還是願意當你的朋友。」他十分錯愕的看著我說:『你真的願意讓我去?』他的表情就像是一個多年不允許吃糖的小孩,突然被允許可以吃糖一樣驚喜!從那一刻開始,我們兩個的關係就好像跨越了一道牆,變得越來越好。我覺得男人很好笑,當他很想要一個東西,你允許他去做之後,他即使沒有真的去做,他也覺得他被允許了。

一段幸福的關係,始於你開始愛自己的那一刻

我不斷回想起老公提到的這句:『我發覺我自己都不快樂,我到底要怎麼樣讓你快樂』,我才意識到在過去那幾年,我不斷靠著另一半給我的快樂,讓我自己覺得幸福,如果他沒有辦法達到我想要的目標,像是更好的工作或更好的薪水,我就會覺得不滿足,像是能量吸血鬼一直在吸他的能量讓我感到快樂。後來我開始將聚光燈轉移到自己的身上,他所有不能給我的,我就自己去找!於是我開始提升自己,報名學瑜伽、跑步、學習靈修、看書,也從那時候開始寫文章經營部落格。我發覺到,其實我也可以讓我自己很快樂,跟先生吵架的時候,我學會跳脫受害者的心態,把自己帶離第一人稱的視角,用第三人稱的視角去看待整件事,我會反省他說了哪句話讓我受傷,而不是只是一味地怪罪。我們願意為彼此的幸福努力,才有餘力讓對方感到幸福。

想給年輕時候的自己,以及現今許多不自信女孩的建議

以前我非常討厭自己的外表,對自己的外表很沒自信,覺得自己的腿很粗,不敢穿短褲,甚至覺得自己頭髮很多又有自然捲很醜,可是到了澳洲以後,有人告訴我:『我好喜歡你小腿的樣子,還有你的頭髮看起來很健康,我好希望頭髮的髮量跟你一樣多!』我才驚覺為什麼我要一直看不起自己,別人的眼中我確實很不一樣而且是很棒的。
另外因為英文不是我的母語,我覺得自己的英文不夠好,對英文很沒有自信,直到有一天,我問我的靈修老師要怎麼樣克服英文不是我母語的障礙,他那時候跟我講了一句話,

你在跟一個人講話的時候,重點不是你說了什麼,而是你給他們什麼樣的感覺還有能量

從此以後在開會或者跟大家講話的時候,我會注重在我講話的時候,是不是給予的正面能量?是不是溫暖的?而不只是計較我講的文法對不對。

讓自己保持心靈健康的秘訣

我覺得有兩個很重要的事 
  • 1. 當情緒來的時候,你可以先注意到自己的情緒
  • 2. 再來去問問看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緒。
  • 3.當你很低落的時候,你不要勉強自己,一定要馬上正面或者是要很快的去跨過負面情緒
你可以先把問題丟出來,交給宇宙,接著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去做其他的事情,像是洗澡、跑步、看書、追劇⋯⋯,很神奇的是答案都會莫名其妙在生活中蹦出來!周慕姿心理師曾經提過:「負面情緒有時候是禮物,他帶你覺醒內心的一些感受跟成長。」(延伸閱讀:每個「過度」的努力,都是傷的證明。你害怕停下來,就要面對不夠好的自己)
當負面情緒來的時候,請你不要壓抑自己,你可以大哭一場,甚至哭個好幾個小時也沒有關係,不開心就不開心,想哭一場就哭一場,只要你不要傷害自己,不要傷害別人的前提下,寬容的去對待自己每一寸的情緒,這是你愛自己最直接的方式,懂得給自己愛的人才會有柔軟的心去對待身邊所有的人,週遭的人都會因為你身體散發出來的溫度跟能量,被你就是深深的吸引。

在你的人生裡,最重要的人並不是別人,而是你自己。所以,你需要愛你自己。唯有這樣,你才能擁有讓你自己,以及周遭的人幸福的能力

🔎 澳洲微甜人生- Facebook
🔎 澳洲微甜人生- Instagram

總結

在Peipei我近期大量接觸有關靈性跟身心靈,還有心理學方面的書,都不約而同地指出:我們在生命中經常會不斷面對同一個課題、同一種痛苦,大部分是來自於原生家庭未完成的課題。只有當你意識到自己深植於潛意識的自動化模式,可能是來自於過去的創傷,在你喚起這個傷口,並且開始去療癒自己,從中找到力量之後,才能跨越課題,跳脫受害者模式,重新改寫自己的人生劇本,創造自己想要的生活。

以Vita的故事來說,因為她童年的創傷和陰影一直伴隨著她長大沒有被好好療癒,讓vita不自覺的不斷持續發出『愛我的人終將都離開我』的意念,結果就像吸引力法則所說的,這樣的意念真的被他自己在現實生活中創造出來了。直到後來Vita因為老公差點跟他離婚的時候說的一句話:『我發覺我自己都不快樂,我到底要怎麼樣讓你快樂』,才讓vita驚覺自己過去其實都在依賴別人帶給自己快樂跟安全感。於是就在Vita願意放下,回到關注在自己身上,開始去上課不斷提升自己、照顧自己、愛自己之後,他跟老公本來岌岌可危的關係瞬間變得非常順暢,甚至感情越來越好!所以我覺得,常常我們在生命中遇到痛苦的時候,我們總是會下意識地批判、抱怨,覺得都是其他人的問題,覺得自己的命運怎麼那麼悲慘,或是憤怒的指責別人,但我們都很少先暫停一下,先去向內觀看、去反思、探索自己的問題。

就像Vita跟她老公還是一樣的同一段婚姻裡面,但就因為Vita內在的想法改變了,vita的外在就改變了。所謂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這句話真的說得一點也不假。你所經歷的地獄經常是自己給自己的。也許我們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但我們可以改變自己面對命運的態度還有回應他的方式。我們追求外在的東西,動力經常是來自於內在的匱乏感,所以就會很像一個無底洞永遠填不滿。但是如果你的內在能夠覺得很豐盛很滿足,那我們就會成為一個很自由的人,不會因為執著於外在的得失而讓自己感到痛苦了。祝福大家都能在往後的人生中,意識到自己需要修行的課題,不要逃避他而是找到能夠與他和平相處的方式,持續升級自己的人生!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