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第一次接觸到正念飲食的時候,是我還在經歷飲食失調、暴食的復原期,在書店遇見正念飲食這本書,書中的內容很大幫助了我和食物的關係!正念飲食並不是像一般流行飲食法有SOP,食物沒有對錯、沒有好壞標籤,而是好好享受單純的「吃」這件事。這次邀請到一位曾經得過厭食症的營養師,身為營養師的她,為了不辜負社會價值觀的期待,更嚴格要求自己的身形,才能顯得“專業”,所以其實營養師相比於其他職業,罹患飲食失調的比例高出許多!在經歷厭食症的百般折磨、承受了許多人的評價和眼光,她才終於了解「正念飲食」的重要性:如何愛自己、也尊重自己的身形和職業,所以全心投入了不看體重、不看卡路里的營養教育法,希望提倡大眾建立和食物之間的平衡關係,在這個加工食品琳瑯滿目、廣告內容真假虛實的社會中,可以更好調適身心靈的平衡,不在未來也繼續受反覆減重之苦!

關於心地營養師

我是一位旅居美國12年的美國註冊營養師,畢業於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營養教育碩士。回到台灣創辦了Balance wellness studio食育工作室,希望可以讓孩子從小了解營養和健康的重要,也讓大人可以重新建立和食物之間的關係, 擁有新的健康飲食觀念:那就是正念飲食、拒絕減重,好好用營養愛惜自己!

當初成為營養師的契機?後來經歷厭食症是怎樣的過程?

就讀營養的有原因很多,第一是因為這個科系在美國可以在研究所銜接醫學系,如果以後真的想當醫師這個科系可以幫助我完成很多必修學分,再來就是為了我的家人的健康,最後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對於自己身形體重的要求。我到國中畢業才去美國念書,那時候我在台灣一直屬於大家都羨慕的類型:愛吃又偏瘦的小孩、買衣服永遠買最小件的,不用擔心合不合身,只需要管褲子夠不夠長。小時候怎麼吃都不會胖,可能也是因為家裡都有在限制我吃快餐和比薩這些所謂的『垃圾食物』,只有像考第一名這樣的特殊日子,才可以吃一次麥當勞當獎勵,或是暑假作業很早完成可以叫pizza慶祝。
所以一去到美國,到處都是這些小時候的違禁食品,加上我的寄宿家庭特別愛吃這類的食物,於是我就入境隨俗快樂的大吃,但那時候的我還沒有意識到自己體重在狂飆、褲子越來越緊。直到我的美國朋友有一天跟我說:「你屁股怎麼變這麼大?!」即便當時他們並沒有任何惡意,也可能是帶著讚賞的角度。然而當時高中時期的我,處於一個非常在意外表和別人看法的年紀,這是我人生第一次被人評論我的身材,我才開始注意到身形體重,比如說:會拿出國前的照片和拿時候來比較、開始不吃宵夜或零食等等的。我也開始對飲食習慣和身形體態有連結。以前我不會聯想到身材跟每天擺在餐桌上的食物是有關聯的,因為對我來說身材就只是who they are,而餐桌上的pizza、培根,也就也只是我愛吃的東西而已。所以高中時期開始在意自己身形的我,就報考了這個科系,希望可以學到教我怎麼吃得健康又變瘦的方法,也可以教我身邊的親朋好友!

悄悄找上門的厭食症

因為當初念營養的目標,有一部分是為了減重,所以我在念大二大三的時候(也就是那種學了點皮毛,開始覺得自己很懂的時間點),開始慢慢發現看待食物的眼光變了,所有食物都只剩下:卡路里、三大營養素比例、克數。每天很認真計算基礎代謝、進食熱量,成為了按表操課的「完美主義者」。後來我也開始每年跑兩個馬拉松比賽,越跑越瘦,但因為我太享受那個當下,還有社交媒體上朋友們對我越來越瘦的稱讚,所以完全沒注意到身體給我的警訊!比如說:常掉頭髮、皮膚沒有光澤、常常疲倦,最後甚至停經。我那時完全就只是樂在其中,沒意識我正在對自己的身體造成不可逆的傷害⋯⋯。後來我跑到膝蓋受傷,在休息的一個月內,體重飆增到我從來沒有過的數字,我無法接受自己的衣服突然通通穿不下。 

失去瓜子臉的我便開始節食,吃著止痛藥繼續跑步,又在吃飽的時候去催吐⋯⋯種種厭食症會有的狀況都慢慢產生。

如何走出厭食症?從中獲得的啟發?

厭食症是一個很可怕的精神疾病,他不是吃藥就會好的。我曾經在厭食症診所實習,裡面的住院病患可能會維持良好的兩週進食狀況,但又會突然因為某個刺激再次relapse重新開始,反反覆覆⋯⋯所以這一系列的治療其實是非常緊張的。精神疾病需要非常細膩、長久、有耐心的治療,就像思覺失調症的患者,如果你和他說這不是真的,他也沒有辦法相信。而厭食症也是,即使你知道再多營養知識,或是催吐等等會造成身體上的負擔,你也沒辦法去控制。
我之所以能夠改變症狀,剛好也是因為時間點的重合,在出現一些厭食症症狀的時候,正好也是我實習的那一年。在美國,營養實習生在報考前需要去不同機構實習,完成足夠的學分,除了臨床外還有很多其他機構可以選擇。所以我那時候就看到了一個 private practice 私人的諮詢中心,這個機構主張的就是正念飲食跟直覺飲食法,來為一些像我一樣有厭食症症狀的客戶,做諮詢療程,就引起了我參加的興趣。 
那時候研究所同學和我都很想要去這一間診所做實習,所以就討論起這個主題,她主動和我分享自己厭食症的經歷,我才發現原來我身邊就有和我一樣的人在面臨一樣的折磨,我卻以為只有自己是特別的案例!之後我加入了美國厭食症營養協會,聽了很多很多長我一輩的營養師,分享他們如何走出厭食症,有了這些支持團體support group,我也透過正念飲食法一步一步走出了厭食症。 

厭食症帶給我的啟發就是:一個人的飲食習慣、對於食物的態度,從小開始就在慢慢被塑造。你吸收的知識、訊息、社會影響力、廣告詞語、他人的眼光和評價,都深深影響每個人對於飲食的想法。

也就是為什麼我想要創立Balance wellness studio的主要原因之一,如果可以建立一個安全可以信賴的分享環境,像我當初一樣的支持團體support group,就能夠幫助更多的人。

講求健康飲食的營養師,為何會陷入減重循環的折磨?大家對營養師普遍的迷思和框架?

社會價值觀和節食文化,都深深影響了大眾對於營養師的刻板印象。像有些我的朋友和我去吃飯就會問:「誒營養師~這盤食物多少卡?我這樣吃好還是不好?」或是買了餅乾零食就會說:「哎~營養師應該不會想要吃這種東西吧?」對於營養師和健身教練這樣的職業,如果想要塑造一個專業的形象,我們經常沒有辦法只靠自己的學歷經驗,還會需要看我們的身形體態,這是現階段很難去改變的事實,因為我們就是生活在這樣的社會刻板印象中:你要夠瘦夠結實才能算是厲害的營養師和教練。 
之前我在健身房就有遇過一個阿姨,很開心的在分享他的inbody數值,後來聊了一下我就提到我是營養師這件事,她便不假思索地問我:「阿你怎麼把自己吃成這樣?」 即便他不知道我的數值、體脂、健康狀況,單看我的身形就做出這樣的評論。其實營養師也是普通人,聽到這樣的回覆,很難不會自卑或是懷疑自己,所以之前就有研究發現,營養師比其他職業相較而言,罹患厭食症的機率大很多。 
其實營養師有這樣能一眼掃過去,就知道食物有多少卡路里的技能,也是學校練出來的,對我們而言這些是很難去移除的習慣。很多人都很羨慕,覺得這樣就可以知道自己吃了多少熱量,但其實這是我們職業必須學習的技能,太在意數字反而在看待飲食的心態上來說,不一定是好事 。但現在網路上也慢慢充斥著這樣的資訊,像是飲食app掃個條碼你就知道多少卡,IG、臉書也有很多文章教你去到哪間餐廳,點什麼熱量比較少。

就這樣很多人也慢慢開始為食物貼標籤,食物變成熱量數字、被分成健康或是罪惡,這樣非黑即白的分類,就是引導人走向節食循環的主因之一。

正念飲食是什麼?為何重要?如何執行?

正念飲食其實就是以最溫和的方式,讓你重新建立和食物之間的關係,這需要耐心反覆的練習。和冥想是類似的邏輯,有些人覺得冥想一分鐘很簡單,殊不知不出十秒腦袋就開始想東想西。正念飲食也是如此,在一個節食文化盛行,而且腳步越來越快的環境裡,大家常常需要一心多用、跟時間賽跑,所以一開始確實可能需要花更多的意志力去執行正念飲食的原則。你需要投入心力,有計劃的安排充足的時間在吃飯這件事上面。(延伸閱讀:為了控制體重放棄喜歡的食物、吃東西總有罪惡感?「正念飲食」帶你感受吃東西的快樂,讓你與食物的關係和解!

正念飲食(mindful eating)跟直覺性飲食(intuitive eating) 有什麼不同?

正念飲食和直覺飲食兩者都可以幫助有飲食失衡、飲食失調,或是像我一樣有厭食症症狀的人,找回健康平衡的飲食方法。直覺飲食法包含了正念飲食的概念,它涵蓋的邏輯和哲學更廣泛,廣至運動和生活習慣也可以運用直覺飲食法來調整。而正念飲食主要是專注於跟食物相處的當下:從你坐下來用餐、到吃完餐點這整個過程的感覺,還有去注意身體提供的訊息。
直覺飲食法就像是:今天你看到炸雞,你想吃,但是腦袋的聲音告訴你不可以,因為不健康。而直覺飲食法就會教你如何辨別聲音的來源,以自己想要的為首選,也就是炸雞,而不是你認為應該要選的,像是水煮雞胸肉;而正念飲食的關鍵是,在你不論最後選了炸雞還是水煮雞胸肉,你都可以專注於進食的當下:不用批判、審視的眼光和想法評論你選擇的食物,從中找回身體發送給你的訊息,慢慢去培養訓練聆聽身體的聲音。

正念飲食與直覺飲食,大家普遍會有的迷思? 

很多人對於這兩種飲食法的觀念就是:「我可以不用節食,可以什麼都吃、隨時都吃!」但其實這樣只對一半。沒錯,你會有無條件被允許的飲食,但還要有個關鍵前提,那就是:面對飲食還有自我價值的時候,態度上的調整!英文叫做self-care(自我照顧),在選擇你想要的食物時,你有沒有以真正珍惜自己、尊重自己為出發點?想要變健康和想要變瘦就是很不一樣的出發點!一個是正面鼓勵的循環,另一個則是以責備和罪惡感為動力的惡循環。 (延伸閱讀:從「心」和飲食建立良好關係!食物不該帶來愧疚與罪惡感

我們要如何真正的與食物培養『健康』的關係?

我覺得健康的定義因人而異,主要看的是這個人的核心價值,還有短期和長期目標落在哪裡。有種說法叫做 Health at every size,就是每種身形體重都可以維持健康。其實基本的營養知識是很重要的,了解均衡營養、適時補充需要的營養元素、了解市售產品中哪些可以滿足你的營養需求。但在你選擇食物的時候,也要去考慮你是真的為自己好、愛自己才去選擇它,而不單單只是因為它可以讓你變瘦。
當你今天吃比較多精緻澱粉的時候,可以轉個角度想:「我的飲食缺少了膳食纖維,可能會造成我排便不順、腹脹不舒服,那我明天要多吃一點蔬果來補足缺少的養分。」又或是:「今天吃了比較多炸物,可能會造成身體發炎反應,像是會長痘痘這類的毛病,那我該補充什麼營養可以抗發炎、維持平衡?」你有沒有發現,這些和卡路里或是體重都沒有關係,但卻是更有意義的營養知識,都是讓你可以獲得健康的正確方法!

全心投入不看體重不看卡路里的營養教育法,遇到的困難挑戰?

在人類社會中,數字是最直接也最普遍的評量法,從小我們的教育方式看的就是成績、數字和分數。營養學大部分還是以訓練成為臨床營養師為主,所以數字很重要,想要轉移這樣的訓練和習慣很困難,加上大多數的客戶都是希望以減重為目標,很少會有人來找營養師希望你教他怎麼開心吃炸雞(笑),所以宣導正念飲食就更加困難了。太少人意識到自己會有這樣的需求,我們這類提倡不節食不看卡路里的營養師,也就不會得到太多練習,而普遍社會價值觀還是依舊在節食減重的循環中,所以也很少人會接受這樣的教育方式。
其實最好教育的就是小孩,而大人就比較需要更多課程反覆的練習,重新建立對食物既有的刻板印象和觀念,每次介紹不同的食材、重複正念飲食法,把教學重點擺在健康和營養而不是卡路里,讓學員慢慢接受和每種食物和平相處。

Balance wellness studio食育工作室,主要的活動或是課程?會如何幫到大家?

這個工作室主要是設計針對不同年齡層所需要的營養知識,創作一些有趣又實用的課程。比如說年紀小的,我會用正念飲食法來練習認識不同食材,而成人我會用比較需要邏輯思考的直覺飲食法做一個教育指標。
針對兒童和青少年,我的願景是希望他們從小培養健康均衡飲食的習慣和興趣,了解食物從哪裡來、營養價值在哪裡、為什麼蔬菜水果很重要⋯⋯,從烹飪和學習互動過程中,慢慢接受小時候可能不敢嘗試的蔬菜水果,以營養價值為重點,讓他們可以在未來遇到琳瑯滿目的食品需要選擇的時候,可以把重點擺在營養而不是卡路里數值。在大人的課程中,會加上打破對於節食和體重的刻板印象,重新建立和食物的良好關係,讓他們可以擺脫食物監牢,探索除了身形體態以外的更多自我價值,找回自信和快樂!

If diet culture isnt so toxic, intuitive eating or mindful eating would just be called eating.

如果不是節食文化的根深蒂固,直覺飲食或是正念飲食法,其實就只是單純的吃東西而已。希望大家都可以找回小時候,吃到你喜歡吃的食物的那種單純和幸福感。
IG:@cindyyangnutrition
Podcast:心地營養聊天室 Cindy's Talk

⬇️ 索取免費正念飲食練習表


📖加入『女子健心療書會』的讀書會平台,100本好書伴你成長!

每一週我會提供兩本精選好書,目標在一年內帶大家讀完一百本書,每一本書我都會進行深度拆解,梳理出每一本書的核心內容、案例跟要點,用15~20分鐘的精華音頻內容說給你聽,讓你可以利用生活中碎片化的時間,有效率地吸收新觀念新想法、拓展自己的視野跟認知!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