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美國研究指出:在 COVID-19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網路霸凌的現象增加了七成!網路雖然給了我們方便與言論的自由,卻也相對地失去了人們之間互相尊重的界線。網路酸民造成的的霸凌現象,讓越來越多的人心靈受到創傷,甚至失去生命。現在,人人都可能成為被霸凌、或是霸凌他人的人!今天我們邀請了說說心理話的節目主持人-安,與董氏基金會合作推廣大家正視霸凌議題的嚴重性,並且和大家聊聊霸凌者的心態、被霸凌的話應該用什麼樣的心態與行動因應?建立好認知,一起共創與自己和他人的美好關係和連結!

這次的來賓-安的個人介紹

大家好,我是安,目前就讀諮商研究所,有自己的Podcast頻道-說說心裡話,以心理相關的內容為主,會與大家分享跟關係情緒或是自我成長的議題,也希望可以帶給大家多一點心理學知識及多元的觀點,去面對日常生活的挑戰。

網路霸凌的行為有哪些?為什麼我們必須正視這些網路霸凌的問題呢?

隨著網路的便利性,人手一支手機隨時隨地都可以接收新的資訊並且表達自己的論點,網路霸凌的議題逐漸受到重視,董事基金會也因此邀請安來協助推廣這個概念。網路霸凌行為,可能包括人身攻擊、散播不實的謠言、色情的內容或是詐騙等等,從原本發生在生活中的行為搬到網路上,但在網路上議題更是包山包海,霸凌層面涉及可大可小,可能你我都曾遇到過。我們接收到時事、新聞媒體或是主流的聲音,習慣在網路上坦述自己的想法,甚至變成了筆戰,當我們討論這些議題時,有時候只是覺得在發表意見,這時就需要探討這些言論是單純給予建議,還是已經構成了網路霸凌。

如何分辨是霸凌的言論還是給予建議呢?

我覺得最大的差別是,霸凌帶有攻擊性或者情緒性的字眼,甚至它已經不是聚焦在原本討論的主題上,可能在翻舊帳或是岔開到其他事情,為了攻擊而攻擊,講一些很難聽的話,可能霸凌到後來只是想講贏對方,想要證明我是對的,你是錯的,有時會涉及到價值觀高低優劣的標準,有沒有去尊重對方跟同理心。若是給予建議,並不會有人身攻擊,是比較友善且有具體建設性的言論。

每個人都可能無意識地成為霸凌者

由於網路的普及,加上網路可以匿名、隱藏我們的身份,所以躲在網路背後發表意見變得更輕鬆簡單,有些人甚至覺得不需要為自己的言論負責。網路上很常出現正義魔人,他們順從主流文化的偏好和傾向,舉例來說同性戀的議題是可以被接受的,那現在反同性戀的人就會被瘋狂攻擊,有些人也許開始試著接受同性戀,但是不一定那麼快可以跟上主流,這時只要你透露一點點沒有那麼接受同性戀的言論,你就會被批鬥或是被攻擊。
順從主流的趨勢,讓不同的聲音沒有辦法表現出來,當兩人是不同立場時,我們會下意識認為什麼才是對的,而去壓制另外一方的聲音,尤其覺得這麼做才是符合社會標準的時候,你會覺得自己很有道理,若遇到不理性的對立立場的人,對方會以道德或正義的姿態攻擊你,甚至有時候用匿名的方式攻擊你,不同的立場會讓他認為自己是對的,其它的想法一定是錯的,沒有意識到說他其實是用自己道德標準框架自己也框架別人。所以我們應該要尊重所有人,不要輕易用二分法將人分類,要尊重不同的想法。

輔大性侵事件的霸凌

大家可以從網路上搜尋這個事件,因為夏林清教授發表了一些言論,讓整件事情蔓延開來,最後事件有點被模糊焦點,關注都聚焦在教授身上,出現很多人身攻擊的言論。我有修過夏老師的課,雖然說上過課不一定完全瞭解他的為人,但比較知道老師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老師的教學風格,所以知道他為什麼會講出那些話。當時有些喜歡他的學生在網路上替他反平,因為抨擊教授的人還是主流,所以所以幫教授護航的這些人全部都被貼上標籤,就會被說是夏教徒,大家都被洗腦之類的,這些護航的人被貼上各種標籤。
我當時在Dcard發一篇文章,講說我可能比較瞭解教授,所以我自己覺得他的意思可能是怎麼樣,那時候蜂擁而來一大堆貼上標籤的言論,我真的有嚇到,也覺得蠻可怕的,一開始想要試著回覆他們,後來發現回完之後還是會有不斷的人湧上來繼續攻擊你,攻擊到沒有想要聽你真的想要表達的是什麼,他們只是為了攻擊而攻擊。我覺得那時候壓力很大,因為教授是我很尊敬的人,看到他被抨擊成這樣自己很不捨,後來我把Dcard刪掉,過一陣子再去點開,裡面很多人仍然在討論原PO消失,躲起來不敢見人,很多咄咄逼人的言論,那樣的壓力其實是讓人難以承受的。

躲在網路背後的酸民們

世界是一個大型的投射場,我們常常會把自己內心的不安投射到別人身上。

有些在網路上攻擊的酸民,他們會創造一個小帳,裡面沒有放頭像,也沒有追蹤者,他們用這個小帳發表一些充滿批判性的言論,我用觀察的角度看待酸民,反而會同情他們說,原來你是這樣子看待自己,你會講出這樣的言論,可能代表你心裡也有這樣子的想法,它才會投射出來。如果你的心裡充滿愛跟光的話,你不會看到一些你覺得不好的部分,你的心靈比較健康,比較不會被這些言論影響。有些人看到標題就下了一個自己認為的評論,他根本就沒有深入的瞭解你,所以看到這種評論的話其實也就不用太在意,也可以藉此更認識自己。
會在意酸民的想法,有可能是你沒有這麼瞭解自己,才會隨著網路的言語而起舞。像我分享一些內容,我會很知道自己就只是在分享一些我自己的想法,而且分享的內容並沒有做出什麼錯的事情或觸犯到什麼,如果別人要批評,我可能會覺得是我們兩個立場不同,你的言論就只是你想法的投射,你不認同的話也沒關係,我沒有講錯什麼資訊。但如果我今天是真的有做錯的地方被指正,我會反省,有做錯的話我會道歉。

霸凌者的人格特質跟它們的動機到底是什麼呢?

如前面提到「世界是一個大型的投射場」,在心理學裡也有這樣子的觀點,我們老師之前跟我們說過:越容易看誰都不爽的那種人,其實代表他們對自己有很多的不滿,沒辦法接受那些觀點,就容易看別人不滿。你不允許自己成為一個自私的人,所以你看到別人做出自私行為時,你會看不慣,會覺得你怎麼可以自私。如果你給自己的限制越多,看待生活的限制也越多,這樣的人會活得蠻辛苦的。
那些可以隨意的去評斷、去討論別人的私事或者是干涉別人生活的酸民,即使不關他們的事情,他們也會用這樣的方式去參與別人的人生,但是為什麼要去參與別人的人生?是因為在自己的生活上沒有一個重心,所以他需要透過參與別人的事情,好讓他們有一個生活的重心。有些人自己曾經是受害者,看到任何覺得是加害者的人,內心會產生憤怒,想起自己有過的創傷經驗,透過事件發表自己的言論,有些人可能只是純粹想要發洩,也有些言論太過荒謬,直接發表人身攻擊罵別人長得醜之類的,所以說不用負責任的發言,有可能是因為他們比較自卑,才會將這些想法投射到別人身上。我們都相信這個社會上大部分還是帶著善意的,講話很難聽、完全帶著惡意去抨擊別人的言論,是少數比較極端的案例而已。

該如何面對惡意的評論?

首先我們要先從自我了解,對於其它人的評論,不管你認為是對或錯,當你下意識地想要去批評批判別人的時候,可能就要先暫停一下,然後反思自己看到部分的文字下意識想要反駁,是不是映照了自己不想承認也不願接受的黑暗的那面?在預防網路霸凌:你看不見的傷害這本書中,指出霸凌者只是想要引起你的注意,像是釣魚一樣,願者上鉤,當你被激怒時,他就會感到開心,這時你就像是掉入了釣魚的陷阱;但如果你不理他、放任他,他可能就會自討沒趣,再去找下一個能夠欺負的人。

被害者與加害者的關係

一個事件裡面通常會有被害者跟加害者,我們常常會想公開加害者的身分,搜尋任何跟加害者有關的事情,他的家庭成員有哪些、住在哪裡等等,這樣肉搜的行為已經涉及是倫理議題,即使他可能做出不太好的事情,但是當我們侵犯對方的隱私,我們就成為了一個加害者,打著正義的名號去欺負別人。

要如何看待霸凌事件的發生?

我覺得可能需要很有勇氣跟智慧,首先要先建立起自己強大的內在,不去攻擊別人,能夠跟別人劃清界限,及守護自己的界限,自己有健康的信念後,也可以跟身邊的人分享這些健康的想法。如果在跟別人講話時已經出現一些情緒化言論,當情緒上來的時候會出現最原始的反應機制,就是你沒有辦法用理性去控制你的行為,記得適時按個暫停,冷靜一下,吃個東西或是找其他人聊聊,等自己回到理智狀態,再去處理爭執。
最近很紅的影片-自律的女生有多可怕,NanaQ的頻道主軸在分享極簡的生活,影片中分享她平常不用衛生紙、不用塑膠袋、用清水洗澡等等的生活,這部自律影片爆紅後,過去的影片及她所有行為都被放大檢視,很多人發現她的現實生活跟影片拍的自律生活有出入,在網路上攻擊她是雙面人、言行不一。另外有一個最新的事件是她在網路上看到一個很漂亮的攝影作品,她臨摹後把她的畫作販售給其它人。攝影作品來自一個外國人,他表示自己非常樂意看到大家臨摹他的作品,可是希望大家標示出處及來源是誰,這個事件出來之後大家更加憤怒了,覺得說NanaQ竟然去抄襲,還拿抄襲的作品去販售,我一開始看到這個新聞的時候,也是很驚訝,深入了解後,這其中有些誤會,NanaQ犯的錯是她沒有標示影像的出處,她也說沒有販售這個作品,最後她跟攝影師道歉,也將作品下架。
從這個事件上可以看出,帶風向的事件無所不在,大家容易隨著某個風向而去,沒有把當事人的狀態考量進去,你可能不是那麼瞭解當事人的個性、行為、為人處事,我們卻會因為其它人的片面之詞去相信傳言,以訛傳訛的事情是很可怕的,就必須考驗大家的媒體識讀能力。

媒體標題會殺人

現在很多媒體為了增加點閱流量,擷取腥羶色或是片面的資訊拼湊成聳動的標題,人們點進去看全文就會發現其實內容跟標題不相符,也因為每天增加的資訊太多龐大,很多人只看了標題就直接下評論,大家應該要有批判思考的能力,有時大家不瞭解當事人的動機,就先用自己的想法套在對方身上,我們做的事情自以為是為對方好,但那可能不是對方想要的,我覺得這個不只在網路上,在生活中也隨處可見,以道德跟愛的名義給對方添負擔,可是自己卻不自知。
以前有個國外明星被網路霸凌,為了保護自己的權益,他對霸凌的人提告,後來誹謗他的人出面道歉,明星就有公開在媒體上說他已經原諒那個人了,希望事件可以終止在這邊,不要再有更多人留言,也不要再有人批評了,批評對方的人不會讓自己感覺更好受,也不會讓事情有任何進展,所以請大家停止攻擊。那時候聽到的時候,我覺得很感動,被大家定義成受害者的人,這樣子的作法才是真正有智慧的,是很成熟的做法。 

如果我們成為被霸凌的對象,我們應該要怎麼幫助自己走出被霸凌的陰影?

我覺得我們生命中或多或少都會遇到被霸凌的狀況,別人會攻擊我們,這些傷害如果我們沒有好好消化或是處理的話,這些傷口會在心中結痂,成為你人生中的絆腳石,你總會覺得自己哪裡不夠好。我覺得這需要不斷的療癒自己,不斷的強化自己的內在,因為你沒有辦法改變外在的世界要給你什麼樣子的傷害,也沒有辦法阻止他們,我們能做的只能夠知道那是他的問題,是他的錯,很多東西是對方的投射,我們沒有必要攬在身上,把這些責任還給對方,建立自我的價值,了解到我們每個人有很多的面相,如果我們覺得害怕、覺得受傷的時候,可以跟親友訴說,或是找心理師聊聊,不要讓傷害在自己的身上累積太久,隨時隨地的意識到它,然後去清理它,去感受它。在你身邊的人他們是真實認識你全面性的,他們給你的愛一定是更真實,能給你的安慰力量更大,所以對於不瞭解你的人給出的批評,就不要放在心上。
如果真的覺得自己很受傷的話,可以去覺察自己過去的傷害是不是影響到現在的生活,想像自己回到過去發生的時間點,回到過去拍拍受傷的自己,跟過去的自己說話,告訴他:「你確實受傷了,那些人也許對你做出不實的指控跟不好的言論,不管怎麼樣我都會在你身邊陪伴你,我們都可以一起復原。」

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最後當他們來抓我的時候,再也沒有人站起來和我說話了。

這是一個在納粹時期,一個旁觀者為了自身安全,他沒有為那些受害者出聲的一個人的言論。我覺得可以提醒大家重視網路霸凌的事件,它確實有可能會攸關一個人的生命,真的有很多人因為網路霸凌,壓力太大,得到憂鬱症或者最後就自殺了,所以我希望大家也能夠重視這件事情。
🔎 說說心裡話 Instagram
🔎 說說心裡話 Podcast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