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女子健心室很開心邀請到從資訊業轉職為健身教練、也是好奇槓鈴的主持人Angie!此次訪談會分成上下兩篇文章,除了會聊轉職歷程外,也會針對剛接觸健身的你,需要注意的問題、要建立什麼期待跟心態,還有如何挑選一位適合你的健身教練?

Q:簡單介紹一下自己,讓聽眾更認識你

大家好我是 Angie,大學念台大外文系,那時對於用性別研究理論去看世界覺得很有趣,所以申請了哥倫比亞大學社會所的碩班,回台以後,在資訊科技業的智庫擔任市場分析師,做市場分析跟產品規劃大概三年,後來因為熱愛健身帶給我的成長而轉職當教練,現在是台北私人工作室GYMEFIT NINJA 的教練。轉職後想開啟更多關於健身、運動產業職涯、運動與性別的對話,開始制作好奇槓鈴的節目,訪談教練、創業家、醫療專業人員、國內外研究生跟教授,分享他們的專業知識和人生故事。

Q:接觸健身的契機跟初衷是什麼?一路上的過程經歷,還有什麼目標轉變嗎?

這一切都是機緣,出國唸書之前「重訓」完全不在我的詞典裡面,而我一路上都在追求某種可以把我跟別人區別的東西,如果一般人是往左邊走,我就想朝反方向。我一直很喜歡游泳,喜歡游泳後全身舒暢、跟呼吸很深的連接、看著水面上的波紋,一切都像慢動作進行的那種很臨在的感覺。那時覺得喜歡游泳跟別人很不一樣,我喜歡在太陽下游泳、曬得很黑,好跟別人區別,所以我參加了類似救生班的活動,以曬得很黑作為自我表現的驕傲,但那時還是會有某種理想身形的存在,會覺得不管我游多少泳,有可能還是會停在某一步。
接觸健身的契機,是我在唸研究所時,從健身中心走去游泳池的路上,看到了團課教室裡各個種族的女生、摻雜一些男性,正在使用啞鈴跳團體健身訓練操,我那時候在門口小小玻璃窗觀看,內心感嘆這是什麼東西也太酷炫了,以前完全沒有看過!但後來想一想,其實只是我一直沒去接觸而已,所以後來我也加入了團課。我在研究所的這一年只是運動、還不算訓練,因為過程中沒有規劃要做什麼,單純喜歡當多用一點重量、多撐了十幾分鐘,我又超越了上一次的自己的感覺,那是我健身開始的原因。可是我沒有注意到我的動作模式,可能突然覺得背很酸,或是身體某些地方不太舒服,那時對自己身體很沒有覺知,也沒有知識分析當下是不是在安全有效的方式進行。
一直到我回台灣工作賺錢,上了生平第一次的健身教練課,我看到在有規劃的訓練下自己的身形改變,以及新手期快速的力量增長,我從一開始拿4公斤、8公斤的壺鈴,沒幾個月就變成3、40公斤,給我很大的衝擊。那時教練問我是否有興趣參加教練海選去泰國培訓,但我剛回台灣,對自己的生活非常迷茫,又覺得資料科學是未來趨勢,雖然喜歡健身,可是我沒有勇氣做這樣的決定,所以我就在「待在智庫試一下」跟「轉職」的念頭之間來回,直到三年後我才真正的轉職。

Q:為什麼會想要轉職成為健身教練?轉職的歷程是什麼?

艱難的內心拉扯:AI、資料科學有前景的高薪科技業 VS 讓自己燃燒生命但前途未明的健身教練

我真正想轉職是因為搬家後,我在松山運動中心訓練遇到一群好朋友,我們大概三、四個人,背景有點相似在科技業、政府、或是類似政府的機構工作,我們每天下班第一件事就是先約健身房見,到健身房時聊工作、一起進步,其中一個人訓練很久,他會幫我們安排健身課表,雕每個人的動作,那時候我覺得上班跟下班很分離:上班時我覺得很慵懶、對生活提不起勁,不知道為什麼做這些對我的人生跟核心價值沒有正相關事,各種懷疑自我,都在偷偷查YouTube精進自己訓練的方法。
下班後精神就來了,趕快回家換衣服、全身充滿動力,在健身房實踐對自己的承諾,藉由力量突破自我,藉由每個動作調整自己的呼吸,觀察自己的關節排列,感受自己是個非常有生命力的人,知道自己的生命還有很多潛力沒被開發,只是在等著那一天來臨。我覺得在談人生轉折時,都會有個很情緒化(emotional)的時刻,你會知道自己再也不要做這樣的事情,要換一個全新的自己的感覺,而我那時理性去看,就有推力跟拉力。

拉力

我喜歡在健身房自我實踐跟對自己負責的感覺,以備餐為例,去市場挑食物回家煮、弄多少油、要怎樣準備食物、隔天把自製便當帶到公司吃,看著別人外食,而自己手做健康食物,讓我覺得自己跟別人真的不一樣,而且跟健康有很大的連接。

推力

我剛進公司時是做旅遊科技,是個有活力又有趣的環境,我很愛我的團隊,有很棒的設計師、很棒的主管讓我做想做的事,隨著世界潮流發展,AI、大數據以及machine learning越來越成為主流的時候,政府下了一個全部的人都要進行AI的計劃。作為外文系的人,無法想象自己有一天會從事金融相關的工作,但金融科技又是一個可能會有很大金錢回饋的領域,所以公司大部分人對這件事情感到興奮。我還記得去向銀行高層主管meeting要穿正裝跟高跟鞋,我坐在那裡想說:這真的是我想要的?想到穿高跟鞋小腿會變得緊繃,晚上深蹲可能會很不利,在這樣的狀態下還是想到健身,我從很有活力轉變成很拘泥,變的很不像自己,這是壓死我的最後一根稻草,可是我還是撐了很久,一直到那個關鍵的時間點。

轉 30 歲後在辦公室毫無預警的爆哭,讓我知道不能再等了

對我來說最關鍵、最情緒化的時間點是我轉30歲時,我還記得29歲最後一天午夜準備要睡覺時,我看到時間從23:59變成12:00時,突然有種「天哪我的世界到底怎麼了?」世界瞬間崩潰的感覺,毫無預警的反差性時刻。我原本以為自己過得還不錯,那一刻我自問:「自己想做的事情真的有去做到嗎?你已經30歲了,你根本沒有對自己負責,你只是想要逃避那些你一直不去做的選擇而已!」當下我的內心有崩壞的感覺。那時覺得頂多考慮是不是要做些兼職,反正正職工作薪水、前景都很不錯,但是我禮拜一進辦公室就毫無預警的爆哭,情緒化的反應讓我知道沒辦法再等了。
在這之前我參加過硬舉比賽,也考到四大證照之一的證照,情緒崩潰的那一天,我該有的都有了,所以那一個禮拜我瘋狂丟履歷,把自己包裝成跨領域的健身教練,根據不同能力投遞給不同的健身房,轉職歷程很不直線,要從大眾觀感覺得比較「正常」的職業,轉到沒那麼容易直接理解的教練工作時,心中會有各種掙扎。我還記得我傳訊息跟我爸爸說,作為一個人,我一直想要實踐性別平等、想要做什麼讓世界性別平等,這件事可以成為我生命的重心,可是我一直找不到好的事情去實踐,今天我終於找到了,重訓不只 empower 自己,我也想要讓他作為我生命中可以推動其他人的動力。爸爸說我想做什麼就是什麼,反正也管不了我;我媽說我怎麼可以對自己這麼不負責任,我去追求熱情,他們就要幫我付學貸;妹妹是唯一一個支持我的人。

轉職面試的過程中,打破自己對健身業的幻想卻也看到更多機會

在轉職之前,我以為健身教育是高薪行業,教練跟我說他月薪一個月十幾萬上下,媒體也開始捧這個產業,大家也看起來都愛上健身房,就是一個很有前景(promising)的產業,我去那裡說不定可以比現在收入更高、甚至更快。投履歷面試時,會遇到說謊的雇主、說實話的雇主,會很直接的告訴你pay的分級、有什麼樣的公式跟事情,去不同的健身房你會看到你想要看的東西,跟你不願意看到的東西。
當雇主講薪資條件時,你必須靜下來分析他講的是不是實話,是不是你想要的,你有沒有犧牲什麼,轉職過程中,我看到了健身產業的不同面向,包括它的pay不是我想的那麼美好,就算真的可以達到,可是要用很多健康去換時數以換取收入;它的發展沒有我想象的全面,可能就是一直教,跟我想要做很多東西、繼續用資料科學、想看性別運動的不同面向,沒能完全符合要求,可是我那時候覺得已經在進行了,我不想停下來,就透過小實驗、考證照、參加比賽,去投遞履歷。
看到限制的同時也看到不同的可能,像是我拿到的offer不只是教練,教練也有分運動科學教練、crossfit教練、也有去運動支付做分析專員、或是去運動科技平台健身房當PM同時又當教練,那時候還投泰國的證照機構跟很多人連結(connection)。

透過兼職教練確認自己的決心,也發現走過的路不曾白費

看到這些東西以後我又退回來,決定再仔細思考一陣子,我去了連鎖健身房當兼職教練,所以我 9:00~18:00在辦公室,18:00下班以後就去健身房兼職到22:00,很感謝健身房讓我兼職,但也是一個轉換,讓我更體會到白天上班就是一個病懨懨的人,下班後就算還沒吃完飯就要趕去健身房,可是看到其他教練指導客戶的時候,我生命的火又被燒起,這時反而是我一天中最有活力、最感覺到我真實存在的4個小時,那幾個月真的超級辛苦,可是後來我拿到現在健身房的offer後,我知道我可以毫不猶豫的去做。
我現在回想當初白天的工作,其實是一個蠻不錯的團隊跟環境,給了我很多養分,如果我沒有那麼全面的訓練,現在可能也不會創podcast,面對新科技的時候,不會覺得熟悉可能會怕,更沒辦法以其他角度切入現在做的事。很幸運當初我在智庫而不是私人公司,因為私人公司他們的project就很focus,可是智庫你要做各式各樣的東西,你需要做focus group、interview,還要做市場調查,去跟業者洽談...等等,讓我現在做自己的事情時,發現我只要把這些經驗換成健身領域來做就好,不需要全部從頭開始,謝謝這些多元的經驗,讓自己的世界比較不一樣

Q:成為健身教練前後有什麼落差嗎?健身對你的意義有改變嗎?

單純健身 VS 成為教練,看到的東西大不同

之前喜歡健身:只喜歡自己擅長的硬舉,喜歡透過硬舉成長,又因增長太快而受傷,以前認為健身就是健康的全部,等於肌肥大的力量增長。現在身為教練的我:更全面的看待各種訓練模式或部位,而非只有硬舉,像訓練會分成人體的動作模式,又可往下細分六大動作或是更多,比如常見的上雙腿深蹲,還可做分腿蹲、弓步行走...等等,這麼多形式都是練蹲的動作模式。而健身只是健康的一部分,健身不只關乎於肌肉大小,還有:

你的意志力很重要,但你的意志力跟訓練結果沒有太大關係,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身體結構限制,有你正處於的人生狀況,你正在經歷的壓力、情緒,過去的受傷經驗、疼痛,甚至是疤痕,你過去的生命經驗與目前的狀態,都會影響到你現在可不可以好好地做某一些動作,藉由做好那些動作得到力量增長的自信。

所以我現在看的更全面,像是神經系統、心理健康、動作控制,還有你的整個人、過去、現在、還有你未來想做什麼,加諸於到你現在走進健身房,你今天可以做什麼,而非只是增肌減脂而已。

透過「健身教練」的身分,不斷打破自己對世界的想像

以前的我脾氣很扭、會幫某個人貼標簽,可是作為教練,走進來的每個人都要跟他建立關係。剛成為教練時都要做些客戶的教學訓練,大家就說你如果要了解客戶,可以去Google他看他的職業、喜歡的東西,這樣做上課的時候會比較容易建立連接,我一開始會這樣做,但是後來發現這種事給我的限制超級大,會因為標籤無法真實表現自己。
我反思:真的需要透過社會標籤去了解我的學生嗎?還是我可以把我們的關係交托於我們之間?從他走進來那一刻去觀察他,了解他到底需要什麼、他是個什麼樣的人,而不是用他的職業,還有他在 Facebook上面寫的話去了解他。這個體驗打破了我對自己和其他人建立關係的想象,包括能認識很多所謂的「貴婦」,大家可能以為貴婦就是怎麼樣,但她們其實人都超級好、很體貼、很關心你,是很可愛的一群人;我才驚覺我以前很愛講有時候是過度自信或包裝,而現在的我很開朗、很想要認識很多人,因為我知道每個人不管有什麼經歷或背景,都可以跟他有想不到的連接。
另外一點是,我從只專注於自己變成專注在他人,以前自己健身時,你要做硬舉可以就只查硬舉,現在你的客戶可能有不同的問題,他想改善脊椎側彎,你不懂脊椎側彎的話要怎麼去訓練他,如果你想要幫他增肌減脂,還要先確保你不會讓他脊椎側彎更嚴重,脊椎側彎又分哪幾種......等等,你會突然發現你的資訊量大爆炸,會強迫自己去吸收很多不一樣的資訊,你會把自己的focus除了讓自己變更好以外,怎麼讓別人變更好,並且對別人的生命和身體負責。

Meet people where they are

剛想要轉職的時候,我的粉專名字其實叫做 Transformation Lab 。我轉職就是因為我感受到生命衝擊,所以想要改變其他人,可是跟這麼多教練談過,跟自己在教學的過程中體悟到你沒辦法把你想要的東西加諸於別人身上,跟健美女大生的訪談裡給我的啟發,她說 “Meet people where they are” 作為教練的精神,應該是以學生想要的角度去照顧他們、帶著他們成長,而不是以自己的價值觀加諸在別人身上。如果你想要告訴學生變壯沒關係、自然就是美,他們不會聽,因為他可能處於的親密關係、社會圈或家人,對他的價值期待就不是這樣,如果你一直這樣跟他說,他也不會信任你給他的教學是不是他想要的,所以你必須先幫助他先有改變,讓他自己體悟改變帶給他什麼,才能慢慢引導他不去在乎社會眼光

成功轉職到健身教練的我想跟你說:沒有夢幻工作這件事!

轉職之前我把「健身教練」這份工作視為我的神聖使命、我夢想中的工作,這也是為什麼我會害怕轉職的原因,因為當你知道這件事情跟你的人生價值100%符合時,你就沒有失敗餘地,因為你就真的完全失敗,如果你是當一個科技PM,可是你實際上想做的事情是健身教練,你只要一直不去嘗試健身教練,你就不會失敗,就像是個保護很好的泡泡,你不去實踐它,就不會有失敗的可能。
當我真的實踐當教練時,教練一開始會有個很可怕的薪水 23k 期,那是在你還沒累積到一定的課程時數會有的階段,那段期間讓我對生活能否溫飽產生懷疑,再加上不斷重複機械性的工作跟無數的行政事務,就會質疑自己。我跳脫上班族的生活就是為了換到更彈性跟更有意義的工作,為什麼在做這麼瑣碎的事,原本想藉由健身給別人帶來改變,可是每次跟學生上課都要注意其他事情,以至於我們就是散散的在聊天,而在時間限制下,沒辦法把原本想要的影響力帶到健身房的實踐之中,轉職到底是為了什麼?我原本期待一個可以跟某種大於自身存在對話的能力,反而卻退到連自我訓練時間都擠不出來。

Down 到谷底後的反彈,透過 Podcast 開啟新的可能性

有過這些體驗,對我來說「夢想工作」就不存在了,但對我來說還是有意義的,過去這一年是我最有生命力、最真實地感受到自己存在,每一天都有非常大的情緒波動,你恐懼某件事情、你去完成它、去突破,接下來又撞到一道墻,再去突破它,每一天都是這樣。後來我想到,已有其他產業工作經驗的我對健身教練的職涯都感到如此迷茫,而且我是在非常棒、非常專業的團隊,團隊之中有八、九成都是轉職過來的教練,如果我在這樣的團隊中都會有自己的困惑,其他新手教練或是在更沒有資源的地方,他們怎麼面對自己的不確定性
我就想說自己那麼喜歡聽 Podcast,在聽 Podcast 時得到那麼多,我是不是可以把自己當做媒介,問出自己的疑問去幫助別人,回答他們對於生活、人生或職涯遇到的疑問,所以我才會從 Transformation Lab 變成好奇槓鈴。好奇就是你對這個世界抱有好奇心,但是你不強求一定要某個絕對的答案來填滿自己的不確定性,因為沒有一個完美的答案,只有從不同的面向去看正在追尋的問題,所以我才會想要辦 Podcast ,因為健身教練的職涯 down 到了谷底,所以決定開啟完全不同的東西。
我想要帶給學生的也是希望他們看到不只是健身,而是藉由實踐健身去看到人生更多的意義,我有時會被批評說對別人要求太多,學生可能只是想要動一動、變瘦而已,但我覺得這是一個撇步,因為當你把注意力轉到對你生命價值加分的事情上,你就不會拘泥於瘦了幾公斤的數字,看到自己更健康、更有精神,透過實踐讓自己有自信,而這個自信可以帶到你生命中,增肌減脂只是過程中的附加價值,而不是你最該注意的東西,你從健身中得到內在的東西,恰恰才是驅使你持續健身的動力

下篇文章將分享健身新手應具備的正確心態、入門建議和常見問題,千萬不要錯過喔!(延伸閱讀:你不必一開始就要求動作一切完美——健身新手應具備的正確心態、入門建議和常見問題 ft. Angie (下) 

點擊下方收聽完整訪談內容:

Post a Comment